百性阁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以下博彩公司已提交押金300万,资金雄厚、团队打造、长期稳定、信誉100%,请广大博友、玩家放心游戏,如有疑问或提款问题请联系客服
查看: 31346|回复: 1

[妻子的诱惑][7-8]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UID
3052
积分
4775
帖子
731
主题
730
威望
4209
金币
3913
贡献
1630
推广
0
警告
0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1-5-31 08:37:02 |显示全部楼层
**************************************************************************************************
【妻子的诱惑】【1-6】

    记录我们夫妻群交这些年7——结识王哥

  老早就加过他了,一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08年1月份的时候开始大肆的聊天,他管做爱叫做交配,说这样说话才刺激,和他聊天确实也给我带来了与众不同的刺激。

  我管他叫王哥,45岁,也是个玩夫妻游戏的人,而且也带妻子玩过。我给他看过我妻子的照片,夸耀我妻子身材的出众,他却没有和别的单男一样附和我,说女人好看不好看,身材好不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会玩,骚,贱,你怎么玩她她都让你玩,你不觉得女人越贱越好玩吗?我表示同意,我说玩起来就要放开了,那样才有意思,王哥还说在贱的前提下,身材好的当然玩起来更过瘾,相貌就真的没用了,玩性游戏又不是找对象。还说我玩着肯定比他玩起来刺激,因为我妻子年轻,身材也比她老婆要好不少。我给他讲了一些我们的经历,王哥说我妻子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专门用来交配的,就好像马里面有种马,专门配母马的,我妻子就是人里面的母种马,专门给男人交配结合用的。说我妻子的这对丰乳就是交配时候提供给男人让对方更有感觉,好更卖力的配我妻子,屁股也是,上面那么多肉,就是男人配她的时候,让男人撞击着感觉柔软,就能更使劲的把生殖器往我妻子身体深处插,就连飘飘修长的大腿,也被王哥说成是勾引男人对她下种的利器,总之,在王哥嘴里,我妻子身上每一个部位,都是为了迎合男人对她进行交配而存在的,说的我硬的不行。还问我给妻子配过多少男人了,我说大概有30多个吧,没仔细算过。王哥说太少了,应该找更多的男人和我妻子交配,要不是他的妻子年纪大了,保养的也不好,和她交配的男人早就过百了,我妻子有这个条件,让我好好上心给她找男人配,问我不觉得一想到自己妻子被一百多个男人交配下种过,就很刺激吗?说实话,我想着确实刺激。王哥还说他最喜欢就是别人在他老婆阴道里射精播种以后,他接着插进去操,就着野男人的精液,更刺激,还问我喜欢不喜欢,我说当然喜欢啊,确实这个想法我有过,让妻子阴道里带着别人的精液做润滑,我接着操进去,但是想象归想象,要是现实实现了,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插进去,就算当时气氛很好很淫荡,我插进去了,过后会不会觉得有点恶心都不好说,再说,就是卫生的问题,让别人不戴套直接内射我的妻子,我还没干过这样的事情,除了最开始妻子被小赵约出去操的那几次。连黑夜这样的关系,我都没有去实现不戴套内射的游戏,要是每次都这样,我觉得染上性病会是100%的事情。我问王哥他们每次都不戴套吗?卫生问题怎么办?王哥说他们都是尽量找很安全的人玩,戴套其实就是心理感觉安全了,其实呢,都一样,说我们每次都戴套,但是玩的时候口舌服务玩不玩?玩的时候戴套了吗?我说没有戴,我妻子不喜欢那个味道。王哥接着说,那这个肉棒有病,你妻子吃到嘴里,再吃你的肉棒,不就传染到你的肉棒上了?所以说就是心理上感觉有保障了,而且,中国现在得严重性病,比如艾滋病的人还是很小一部分,没那么容易碰上的。王哥这段话说的我考虑了很久,当时没在意,接着就聊下去了,后来越想越觉得危险,我最喜欢就是妻子跪在中间给我和单男做口舌服务,也都是不戴套的,那么说的话,真的是安全性很低了。我还和黑夜讨论过我这个担心,黑夜说有道理,他玩过几次小姐,那小姐卖身,接触的男人肯定比我们还要多,说他们做口舌,都是带上套做,大概就是出于这个原因。我还上网查了查,有些性病可以通过口舌服务传递,那就是当时你嘴里有口腔溃疡或者别的破损,使得病菌可以直接进入血液,不过这样的几率是很小的。

  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我之前对保险套的放心有点过高了,王哥说的不无道理,不过我倒是没打算放弃安全套,和王哥夫妻一样玩起来不戴。而是决定放弃我最喜欢的那个让飘飘分别口舌服务的姿势。飘飘大力支持,还有点担心之前的乱交会不会染病,我说不用担心,因为我们每年双方单位都要做体检的,之前一直不是都没有问题,再说中国得艾滋的却是也不是欧洲那么多,碰上也是个概率问题。

  还有就是怀孕问题,王哥说她老婆上了环了,所以不怕,我想那我们更不能这样了,我妻子可没上环,内射完了还要吃药,那种药对身体也是不好的。

  后来2月份做体检,我们果然没事,所以说,安全套虽然不能100%阻隔性病,却是最好的防止感染的方法。所以这里提倡一下,玩群交的朋友一定要注意戴套,为自己也为他人。我们玩这个以后,每年的体检我都会有些紧张,好歹最后没事,不过这个担心也是我为了体验刺激相对应的副产品,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你想挣大钱,风险就越大,你想体验一般人没有的刺激,那么你付出的风险肯定也要比一般人多一些,老天爷总是公平的。

  王哥每天上来都会问我昨天晚上和我的妻子交配了没有,用的什么姿势,我也会添油加醋的和他说一番。王哥还问我妻子的安全期是什么时候,说那个时候我可以把精液直接射进妻子子宫里,那才爽呢,王哥问我想不想看他配我妻子,他会用很多姿势和我妻子交配,让我看清楚我的母种马是怎么被他肆意配种的,看我妻子怎么把他的配种器(就是肉棒)伺候硬了然后当宝贝一样放进自己身体,努力用全身让这个配种器出精。我说想,我是真想,我觉得王哥能更好的刺激到我。于是我开始约王哥,王哥在河北涿县双塔区,我们只能约周末,王哥问我想不想配他老婆,我也看过他妻子老片,说实话,我对他妻子兴趣真的不大,很普通的一个女人,说白了没有让男人冲动的那种劲头,也有些胖,女人一胖,我兴趣真的就很小了。

  我怕直接说对王哥的妻子没有兴趣不合适,婉转的表达了希望王哥自己过来和我们玩的意思,王哥哈哈笑,说我看不上他老婆,不过没关系,他还是会好好配我的骚货妻子的。之后,我们还和王哥通过电话,我妻子也和王哥认识了一下,王哥在电话里调戏我妻子,也很重口味,都是要和我妻子用什么姿势交配好的话,妻子红着脸没有吭声,等我接过电话,王哥说我妻子真骚,别看没怎么应对他的话,但是把他的话从头到尾听完还是他要求和我说话才把电话给的我这一点来看,我妻子内心充满了性,激情和淫荡,而且有M的倾向,让我好好开发一下,一定要把我妻子培养成听话的,叫谁配她都会同意的性奴。

  我觉得王哥对我妻子这段分析比较正确,毕竟我妻子能接受的性行为很多别的女人接受不了,她已经很淫荡了,晚上我和妻子调情,说着王哥常说的交配啊,生殖器啊的这种词语,妻子很有感觉,没做爱呢,淫水就流的满床。没几次,妻子对这些词语就没有了刚听时候的抵触,完全接受了,后来晚上做爱前,我大致给妻子讲过我和王哥的聊天内容,转述王哥是怎么说她的,听的妻子身体燥热,不住的求爱。妻子也问过我,是不是真要王哥给她配种?不戴套内射?听的我先是大笑,笑妻子竟然说出“配种”这种词语,妻子不好意思的说王哥老这么说,所以提起这个人来,不自主的就说出来了。我说那就是我和王哥聊天找刺激的一种方式,我才不会让别人不戴套射你呢,除非你自己求别人内射你。妻子笑打我。

  我和王哥约了2次,却都没有成行,都是说好他来北京找我们,在订好的宾馆见,而且特意交代房费他出,但是最后他都无声无息的就不来了,当天打他电话也不接,老是过了周末,周一上网和我说那两天有事情,弄的我兴趣大减,而且感觉他没准就是骗人的。

  我刚刚不对王哥抱希望,王哥就来了,08年3月份的一个周末,王哥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北京,在北京南站这边的一个招待所,问我有没有空,我正带妻子和朋友吃饭,下午也没有事情,很痛快就答应了,然后小声的告诉妻子,待会王哥就要和她交配了,弄的妻子对我好一阵绣拳,朋友们都不知道我俩在闹什么,呵呵。

  在之前和王哥约的时候,我就特别提到了我不能像他们一样玩起来不戴套,我们都还接受不了,所以还是需要王哥戴上套和我妻子交配,王哥说了些戴套不舒服,内射的时候女人也会觉得爽之类的话后,还是答应了,还说一开始戴套也是有保障,毕竟谁还都不了解谁,也不熟悉。

  和朋友吃饭我都有些心不在焉了,吃完就给王哥打电话,王哥在开阳桥南边的一个招待所,我已经忘了叫什么名字了,很小的门脸,还是半地下的,好歹里面很干净,房间不大,一张大床,一个单人沙发,一个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电视,还有一间厕所,可以洗澡,就没有别的了,除了那些东西,基本没有下脚的地方了。妻子那天穿的不很暴露,是很贴身的运动装,却也是把身材勾勒的很完美,记得妻子把外衣脱了以后,王哥对着妻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大发感慨,说比照片要吸引人,我能有这样的老婆是福气,他老婆要是有我妻子一半,他就知足了,说的妻子满脸的笑意。我发现,玩女人多的男人,大多属于很会甜言蜜语的人,而且3P让我觉得爽的,也是在会哄女人的基础上,经验比较多的,一点都不拘谨的人。

  王哥人很精神,短发,和照片里一样,自己在老家那边做饭馆的生意,却好像一个国家机关大领导的感觉,妻子看过王哥照片的时候,就对他印象不错。王哥先说了前几次都是赖他,很不巧,老是突然有事情,没来,所以这次也不敢说定,正好来北京办事,事情还很顺利,就给我们打电话了。我也客气了几句,王哥开始和我妻子聊,弟妹这个,弟妹那个的,不一会就聊到性上,问妻子和多少人配种过,问的妻子靠在我身上低着头笑。我也很佩服王哥,因为很多单男在网上什么都敢说,但是见面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王哥基本是网上怎么说,面对我妻子还是怎么说的人。

  王哥问我肉棒多长,我说有15公分吧,不很粗,王哥说那你妻子肯定喜欢大的对吧,我搂着妻子坐在床上,看着妻子坏笑的说:对,她就是喜欢大个的。妻子连忙说我讨厌。王哥大笑,说那飘飘肯定喜欢他的肉棒。我说您有多大啊?之前上网聊天,还真没提到过这个问题。王哥当时坐在单人沙发上,叉着腿,对我妻子说他的大概要18公分吧,要是女人是他喜欢的样子,会更长。妻子紧紧搀着我的胳膊,对王哥说,是我老公问你的,你看着我说干嘛?18公分的我们也见过,不是很夸张啊。确实,我们找的单男里,有几个肉棒很大的,但大多也就是16cm左右,黑夜的大一些,有18,19公分,是我们见过最大的了,王哥的要是真18公分,那算很大了。

  王哥哦了一声,问妻子见过多大的,妻子说反正他这么大的见过的,王哥又说,那也不一样,有的细长,有的又太粗,他的虽然不很粗,但是该突出的地方绝对突出,能带给女人快乐的地方,都很饱满。妻子对王哥这话很有兴趣,问他什么意思,什么地方该突出?这也是王哥会和女人聊天的所在,很轻易就把我妻子带上了性的话题。妻子是真的有兴趣,追问王哥什么叫做“该突出的地方”,后来我和妻子说这段,问她是不是成心勾引人,妻子说不是,她真想知道肉棒上有什么是该突出的,有什么是不该突出的,肉棒也不是女人的身材,怎么还有那么多讲究。

  王哥乐呵呵看着妻子,没有回答,妻子一再追问,说他胡说,王哥一指自己的裆部,说不信教妻子自己看,这个说不明白。妻子一愣,然后笑着骂王哥老不正经,她才不去看呢。妻子自来熟的性格又开始发作了,第一次见面就说王哥“老不正经”,呵呵,王哥45当时,老不老,小不小,被当时30岁的妻子说,也不介意。

  王哥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和妻子调情,问她是不是不敢看?怕太大了吓着?不然找块布把眼睛蒙起来被他配种吧,这样就不害怕了。王哥很明显的挑逗妻子,也是很明显的激将法,妻子却很吃这套,不知道是真的太单纯,脑子不转弯,还是已经进入状态,想看大肉棒了。妻子仰着头说她才不拍,要是真这样,就让王哥自己掏出来给她看。

  正中王哥下怀,男人掏肉棍给女人看,难道还是男人吃亏了吗?呵呵。王哥说好啊,看就看,自己拉开文明扣,把已经开始勃起的肉棍掏了出来,半立在裤子外面。王哥的肉棒还真是不小,有一段颜色分明的界限,那是做过包皮切除手术的男人才有的,紫色的龟头一跳一跳的。妻子看着,问王哥说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啊?王哥指着自己的龟头,让妻子好好看看,妻子还真凑过头去看着,王哥说你看我这个龟头,很大,现在还没有完全勃起,但是也能看出来很饱满,圆鼓鼓的,对不对?而且你看我的这个棱儿(就是龟头边缘)很厚的棱儿,这样在和你交配时候,可以让你的生殖器里感觉很舒服,刮的你的内壁的肉很舒服。而且你看我的肉棒杆并不粗,这样不会把你的阴道给撑大了,好像一个棒棒糖和一个圆锥体和你交配,你觉得哪个刮的你阴道会更舒服?当然,我的可没有棒棒糖棍那么细啊。

  一段话说的妻子花枝乱颤,王哥非常能逗人说话,不过,我发现王哥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和我的肉棍形状很像,妻子一手搀着我的腰,探着身子看着王哥的肉棒,和王哥嘻嘻哈哈的说笑,我插话说王哥的肉棒和我的差不多,也自己掏出来基本完全勃起的肉棒,妻子看来看去,说还真是形状比较像,我的也是大龟头的类型。我还把妻子的手拉过来放在肉棒上,妻子会意的缓慢刺激着我。王哥挺着肉棒叉坐在沙发上对妻子说,也要照顾照顾他啊,他老婆没来,不能让他看着我们俩调情啊。妻子说才不,她不给油嘴滑舌的坏孩子弄,让王哥自己弄。哈哈,妻子叫比自己大上10多岁的男人坏孩子,她自来熟的也太无所顾忌了,不过这倒是附和妻子的性格,她有时候和我的朋友或者同事都说话没轻没重的。王哥看着我让我帮忙,我楞了一下,虽然玩了这么久的群交,但是主动开口命令自己妻子去玩弄别人的肉棒却还真没有过,一种刺激和尴尬同事涌上心头,还真不好开这个口,看来也是网上什么都能说,现实就不怎么能说出来的人。我用手搂着妻子脖子和她接吻,妻子的舌头告诉我她早就做好了做爱的准备。王哥说,老弟,你这个媳妇还要调教啊,不听你的。我吐出妻子的舌头,对妻子说去吧,一起弄。妻子撅着嘴看了王哥一眼,一把抓住了他的肉棒,王哥“哦”了一声,很舒服的样子。

  房间不大,我和妻子在床上,王哥在沙发上,我和王哥的腿几乎就是膝盖碰膝盖了,所以妻子坐在我一边,可以一手抓住我的肉棒,一手抓住王哥的肉棒。王哥让妻子别老靠在我身上,让他抱抱。妻子说不让,刚认识就要抱人家啊,给你弄就不错了,然后快速的撸了几下王哥的肉棒,弄的王哥不断呻吟。

  王哥突然踮起身来从裤兜里拿出来一堆票据,让我们看看。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家医院的化验单,竟然有十几张单子,淋病,支原体衣原体,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梅毒,艾滋病等。王哥还给我特地指了日期,都是近半个月的单子,只有支原体的检查日期比较早,王哥说支原体的检查是需要进行细菌培养的,说以这个检查结果时间比较长,还说法定的性病有八种,性传播性疾病有多少多少种,我没记住,说他排查了其中最主要的几项,都是阴性,没问题,还说了医院,是他们那里一家部队医院,名字我也记不住了。我后来在网上和王哥聊过他做的这些性病的排查,王哥给我介绍的很详细,也建议我去查查,毕竟玩了这么长时间的群交,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也应该去查查。我也咨询了一下,就王哥做的那些检查,差不多要500多块钱。王哥也属于那种为了性,玩的痛快舍得花钱的人。

  王哥给我看这些单子,倒是让我比较惭愧,因为我已经忘了我妻子同时玩两个不戴套的肉棒可能传染性病的事情了,就顾着看妻子套弄我们俩的肉棒。王哥还是仰坐在沙发上,我和妻子让他这个举动弄的优点发愣,也都看着王哥的单子,王哥还提醒妻子别停,撸的他挺舒服的,然后对我说:我真没病,我玩的也很注意,你们放心吧。我笑了笑,说行,不过性交还是要戴套,我妻子没上环,怀孕就麻烦了。王哥哈哈笑,说可以可以,没问题,然后探身伸手,摸着我妻子的屁股。妻子打了王哥一下,说他臭流氓,却被王哥使劲拉了过去,妻子啊的叫了一声,却没有惊恐,都是发浪的感觉,一下背对着王哥坐在了他身上,手里还抓着我的肉棒。妻子那天穿的运动装,是长裤,正好分开两条腿跨坐在仰坐的王哥小腹上,王哥的肉棒在妻子两腿根部挺了出来,比刚才硬了不少,基本完全勃起了。王哥手动作很快,已经在妻子衣服里面揉着妻子那对丰满的奶子,看不出是不是还隔着内衣,我把妻子头按下,妻子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就开始给我做口舌服务,我把妻子的长发弄到一边,看着妻子鼓鼓的两腮。妻子在也没有刚才和王哥逗贫时的笑声,只有吃我肉棒的口水声音和被王哥揉着胸部的小声闷哼。我发现妻子还用一只手摩擦着卡在自己阴部的王哥的龟头,弄的王哥也吭叽几声。由于妻子趴在我们俩的腿上,王哥只好探起身在妻子衣服里面抓揉着妻子的丰乳,说弟妹皮肤不错,很细,很有弹性,大崽儿(就是乳房,发zai音,再加上儿化音,我不知道是那个字,以后还是写乳房了,王哥对乳房一直是成为“崽儿”的)也软,抓着手感好,待会给我好好喂喂奶啊,弟妹。妻子被王哥揉的身体晃动,吐出我的肉棍断断续续的说:我哪里有奶?又没生小孩……王哥说那让王哥我给你下个种,你不就生小孩了?有了奶再喂我。妻子“讨厌”两字没有说完,就又被我把肉棒塞进了嘴里,王哥的话也刺激到我了。

  王哥抓了一会妻子的乳房,就说:弟妹,来,给王哥看看你的大屁股,然后抽出手一下把妻子的外裤,秋裤和内裤一起扒到了膝盖上面,妻子又是一声娇叫,配合着抬了一下屁股,这样就成了王哥劈开腿坐在沙发上,而妻子并着腿站在王哥两腿间,90度鞠躬一样,还在吃我的肉棒。我的角度看妻子桃子形状的大屁股呈现在王哥面前,屁眼和逼应该都可以看的很清楚。

  王哥“操”的说了一句,对我说你老婆屁股真白真大,这么看着真过瘾,还凑上去亲我妻子的屁股,妻子娇笑着躲,被王哥用手把牢胯部,我看见王哥整个脸都埋在妻子的屁股里。妻子嘤嘤的发着声音,女人动情就是不一样,连笑声都和一开始与王哥逗乐时候的笑大不相同,听着就那么风骚。

  妻子一手扶着我肩膀,一手还握着我的肉棍,扭了身子对王哥说,别,没洗……,看来王哥不是添妻子的屁眼就是阴道呢。每次玩,妻子都是洗干净,这次由于是突然决定的,所以妻子早上出门以后上过几次厕所。王哥抬头说,没洗才够味儿啊,弟妹,你都流了很多汤了,是想和我交配了吗?问的妻子一个劲吭吭。看着自己的妻子撅着大屁股给别人摸,我早就来了兴致,把妻子头扭过来就吻了上去,妻子也激动的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

  不一会,妻子呻吟着离开我的嘴,对王哥说:哥,我给你用腿夹吧。王哥不干,说我添的你不舒服吗?

  我其实很明白妻子的本意,妻子对自己的干净程度很较真,每次出来群交,都要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阴部还要用专门的洗液清洗,不然的话,别人添她,她也会感觉别扭,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妻子很难入戏去享受。她倒是对男人的肉棍的味道要求不高,有过直接吃对方没洗的肉棒的经历。

  我说,王哥,让我妻子给你夹一下肉棒吧,她这个技术很好,很舒服。王哥笑嘻嘻的看着飘飘,说好吧,既然你老公都要求你这么伺候我,我就听你们的。飘飘被我扶着并着腿坐在王哥的小腹上,这样王哥的肉棒就从妻子阴唇和两个大腿根的位置插了出来。这一下可以看到王哥的肉棍是比我的要大些,整个龟头都探出来在飘飘白白的大腿外面,我不行,我的龟头顶多和飘飘大腿上平面平行。

  我妻子双手扶着沙发两边,屁股一动一动的,用大腿根的三角地带套弄着王哥的肉棒,几下反复之后,王哥肉棒上就有了我妻子的淫水,刚才王哥给妻子添,妻子早就出了好多水了。这下起了润滑,妻子更顺利的用双腿根部夹弄起来,

  我在一边看着,王哥大字型夸张的仰躺在沙发上,任凭妻子一个人努力的撑着沙发,抬起放下屁股给王哥套弄肉棍。我知道那种感觉是很舒服的,我和妻子一对一的时候经常这么玩,尤其是里面充满妻子的淫水润滑好的时候,妻子大腿的夹力很大,但是那个三角地带又不会被夹的很紧,所以既有刺激感,又不至于要忍耐着不射,是很享受的服务。妻子这个技术很高超,由于肉棒可以摩擦到阴蒂,所以妻子经常会用这个姿势到高潮。

  妻子皱着眉越来越快的运动着,嘴里还发出一些呻吟,我可以看到王哥红红的龟头在妻子雪白的大腿根部快速的忽隐忽现,甚至还发出一些扑哧扑哧的水声,可见妻子出了多少淫水,王哥也哦,哦的呻吟,还说着“你老婆真会伺候男人”“夹的我真舒服”“快看你老婆大贱屁股是怎么动的”“一看动作熟练就知道你老婆被多少男人配过”之类的话。我也被王哥的话刺激的够呛,挺着肉棍想让妻子给我做口舌服务,但是妻子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感觉之中,“啊”“啊”的呻吟,没有理我,我一下一下的顶着妻子的脸,妻子在发出连续的呻吟之后,慢慢的停下了她的动作,喘着气,被王哥抱在了怀里,妻子显然是想来一次高潮但是没有到,快速的运动让她手臂和大腿都有些累了,就停了下来。

  王哥抱着妻子,手又钻到了衣服里面去揉我妻子丰满的奶子,对我说你老婆真不错,这样的老婆就要天天和她交配,你不行了就找别人配她,不能让她闲着,太骚了。

  妻子扭动着身子应和着王哥的揉捏,叉开腿用手弄着王哥红铜色的肉棒说自己要去洗一下再玩,我没有理会,拉起她开始让她给我用嘴服务,妻子顺从的把我肉棒含进嘴里,不停的进出,王哥也把妻子的T恤和内衣统统反倒了乳房上面,让妻子一对丰乳没有遮挡的在自己手里玩弄。

  妻子虽然衣服和裤子都在身上,但是重要的部位却一个也没有挡住,反而更突出了白皙的皮肤,看着妻子双胸被抓,享受着妻子的舌头,突然就有了射精的感觉,赶快抽出肉棒,妻子嘴里立刻就是“嗯”“嗯”的呻吟声,王哥马上扶起飘飘,飘飘也心领神会的蜷坐在王哥两腿的内侧的地摊上,靠着王哥的大腿,先是用手撸了几下王哥的肉棒,然后假装添了几下,舌头却一直没有碰到肉棒。王哥说,弟妹,快给我吃吧,要我的命啊。妻子淫笑了几下,一口含了进去。王哥舒服的长出一口气。

  妻子对王哥的感觉相当好,后来和妻子也聊过,她说和王哥接触没有什么抗拒感,感觉很随便,想说什么都敢说,不会担心说出来他不高兴。看来妻子就是和王哥这类的人比较来电吧。之前和黑夜接触,妻子也没这么随便,因为黑夜本身也很有礼貌,不做爱的时候就不是特别的放肆。而和矛盾,妻子也是很放得开,但是也是接触很多次以后,比较随便。和王哥感觉就是一见面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加上王哥说话很流氓,也喜欢胡说,三句话离不开性话题,也让妻子感觉可以和他逗贫。

  王哥摸着妻子的秀发,说让妻子好好的含他的肉棒,含舒服了,待会一定好好给她配种。妻子没回话,只是努力的用自己的本事伺候着王哥的肉棒。我肉棒的感觉淡了,就在妻子后面去摸她的屁股,抠着阴道。

  妻子马上就动情了,很有感觉的扭着身体,脑袋也转来转去的,但是嘴始终没离开王哥的肉棒,吃的“噗嗤”作响。胸部以上基本是贴在了王哥的胯部,双手抱着王哥的腰。

  王哥一脸舒服的表情,还不停的抚摸妻子的头发,叫妻子好好吃,只有把肉棒吃到最大,才能最顺畅的把精液射进子宫里。

  妻子淫水流了我满手都是,我的两个手指在妻子阴道里已经运动的顺畅无比。我开始脱衣服,然后也开始帮妻子脱,王哥也脱,大家估计都觉得现在衣服没什么用了,很快三个人就脱的精光,妻子也不再提要先去洗澡的事情,娇媚的等着我们的下个动作。王哥叫我帮着他把我妻子倒着趴放在他身上,他还是仰躺在沙发上,妻子的两个大腿架在王哥的肩膀上,王哥环抱着妻子的屁股,近距离的欣赏舔弄妻子的生殖器,妻子由于是屁股在上脑袋在下,正好嘴是王哥的肉棒位置,很自然的继续给王哥吃着肉棒,长长的秀发从王哥胯间垂到地上,我赶忙把妻子头发捋顺搭在王哥大腿上,这样很清楚的看到妻子倒着把别人的肉棒放进嘴里吞吐,手还玩弄着对方的阴囊。两个人都非常卖力,口水声充满我的耳朵。

  我摸着妻子的脸问妻子好吃吗,妻子看了我一眼,说你看不出来吗?然后更加夸张的吃起王哥的肉棒。看着一个大家伙在自己妻子嘴里,脸上戳来戳去,我兴奋的无以复加。

  王哥把着妻子的大屁股,又添又吃,还把手指放进阴道里抠弄,还说我妻子阴道直,这样精子可以一下就流到子宫里,是天生的受孕用的好逼。妻子说王哥太讨厌了,还打了几下王哥的大腿。我摸着妻子的肩膀,后背,一直摸到丰满白嫩的屁股,王哥这个姿势真的不错,我妻子的逼就在他眼前,两片阴唇分开着,阴道口也微微张开,屁股和大腿上满是淫水,王哥脸上也是,王哥的眼睛都可以看到阴道里去。屁眼的菊花也一览无余,随着妻子的喘气还一动一动的。王哥双手使劲把我妻子的屁股分开,让屁眼明显的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对我说老弟,怎么光看着啊,玩你老婆啊,待会我配她的时候你在看啊。我还没说话,妻子说他就是喜欢看,小变态。王哥笑,我在一边开始玩弄妻子的屁眼,有淫水做润滑,很方便就把手指插了进去,妻子马上就不贫了,开始呻吟,屁股也开始使劲,想并拢,却被王哥双手大力的分开着。

  王哥和我一个扣逼,一个抠屁眼,妻子白白的屁股上只有一指宽距离的两个洞,分别被两个男人插入手指,还不停的进进出出,刺激的妻子都不再给王哥吃肉棍,只是含着哼哼唧唧的呻吟。王哥打了妻子屁股几下,抱起妻子扔到了床上,妻子叫了一声,然后侧卧在床上拧成好几个S型,还问王哥要干嘛,我心里都觉得她骚到家了。王哥叫我先配我妻子,说待会他配的时候就没我什么事情了,我也没让,爬上床分开老婆的腿就插了进去,里面滑滑的一点都不费劲,我开始抽插,妻子夸张的呻吟着,王哥过来让我挺直上身,好像要用什么姿势,我干脆就坐在床上,双腿打开伸在妻子两侧,扶着妻子的两个膝盖。这样却不太好抽插,只是缓慢的进出着,王哥说我这个姿势不错,然后上床跪坐在妻子胸口,就是膝盖顶在妻子两个腋窝的地方,两半发棕色的屁股坐在妻子雪白丰满的乳房上。

  我和王哥一顺边,王哥后背对着我,能看见妻子那对完美的丰乳被王哥坐在屁股下面,挤的不成样子,肤色的差别更让我亢奋,妻子也不再高声呻吟,一听就是王哥把肉棍塞进了她嘴里。王哥还把枕头拉过来垫在妻子头下,让妻子脑袋可以抬起来,然后他的屁股开始挺进,把我妻子的嘴当成阴道那样使用,我也扶着妻子的腿开始抽插,尽量和王哥的频率一致,这个是王哥要求的,这样,妻子在我们两个男人的撞击下,身体有规则的晃动,一双玉手还主动抱住了王哥的粗腰。这样,我眼前的画面就无比的刺激,妻子修长白嫩的手臂和手指缠住王哥粗犷的腰身,王哥挺动的屁股带得妻子一对压扁的玉乳跟着运动,虽然看不见妻子的脸面,但一定是双唇紧紧包裹着肉棍“被进出”,没准还妩媚的看着王哥呢。

  王哥啊,啊的呻吟了几声,对妻子说,你的奶子不错,坐上去很有弹性,真舒服,还问妻子被坐过没有,妻子没有回答,王哥问我,我正盯着王哥屁股和妻子乳房接触的地方看着,回答还没有过。王哥问刺激不刺激,我点点头,说这个姿势真不错。之后,我和妻子和别的男人群交,也开始采用这个姿势,老公在后面看,会非常刺激。

  王哥说刺激的还在后面,然后抬起屁股,成为跪在妻子两侧,双手扶着床头,调整了一下,肉棍又开始在我妻子嘴里进出。这下,王哥由于是跪在床上,我从王哥胯下,可以看见妻子的下颚,调整一下角度,妻子的脸就都出现了,嘴里插着一条大个的肉棍,两颊鼓鼓的,随着进出还发出“噗噗”的声音,妻子正看着王哥,然后也看到了我,这种从单男胯下见到吃着肉棍的自己的妻子的脸,还四目相交,感觉真的很奇特,刺激,太刺激了,也不知道飘飘是什么眼神,淫荡,害臊还是什么(后来和飘飘聊,她说感觉我应该很喜欢这个样子,很刺激,所以用挑逗的眼神盯着我看,为了让我更爽一些,呵呵),妻子看着我,吃着王哥的肉棒,两个白白的乳房由于刚才被王哥坐,上面分别有了2快红印,也跟着我们的动作晃动。

  王哥一下一下的插着,还把我妻子的双手放在他屁股上,要求我妻子抱着他的屁股,还要用手指尖触摸肛门,妻子乖乖的照办,芊芊玉指扫弄着王哥的肛门,眼睛在我和王哥之间转换,王哥带毛的阴囊还时不时的拍打在我妻子的脸上。王哥越动越快,同时还发出啊,啊的呻吟声,可见我妻子的嘴给他带来的刺激有多大,而且,还可以看到妻子嘴边流出来的口水,我想应该是王哥动的太快还有他的家伙也大的原因,妻子分泌的唾液来不及咽下,也被肉棒带了出来,亮晶晶的挂在嘴角。王哥的“啊”,我妻子的“喔”,还有肉棒进出的“噗嗞”声,都让我感到异常的刺激,抱着妻子两条分到最大的腿,把自己的肉棒使劲的插入,其实我坐在床上插入躺着的飘飘,真的不很方便,我就爬起来趴在了妻子身上接着插入,弓着身子,尽量让自己的头离王哥的屁股远一些,尽管这样,王哥的屁股还是在我头上不远处,这下近距离看到了妻子口含肉棍,媚眼半睁的样子,王哥的阴囊还拍打着妻子的脸颊或者下颚,妻子两腿很职业的缠在我的腰上,加上双手盘在王哥屁股上,这样上赶着配合着两个男人玩自己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妻子,不说骚还能说什么?

  我问妻子我和王哥这么配合着玩她喜不喜欢,王哥还特地停下来等着妻子回答,妻子啊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急速的说着“不要停”双脚用力勾我,让我继续抽插她的下体,我开始继续抽插,王哥却还用肉棒拍打着妻子的脸,说你老公问你喜不喜欢我们这么和你交配呢,快点说啊,妻子被我操的连连呻吟,抬头看着王哥,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说着“喜欢,好喜欢”。王哥满意的把自己大大的肉棍再次送进我妻子的嘴里,妻子迫不及待的“恩”“恩”的吃了起来,王哥笑着说我妻子真骚。

  我被妻子牢牢的盘住抽插,没几下就要射精,马上拔了出来,本来想休息一下接着插,却再拔出来几秒钟以后一股股的射在了床上,显然刺激有点大,我还拔出来停止的有些晚了。

  王哥回头笑着对我说,兄弟,射了?那你好好看着我和你老婆玩吧。我下床来到他们的侧面,我很想好好看看我妻子用这个姿势给王哥做嘴上服务。

  王哥叫我妻子仍然最大限度的分着双腿,不要因为我不在了就合上,然后依然挺动屁股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插入妻子嘴里,我妻子双手还是听话的抱着王哥的屁股,用手指抚弄着屁眼,双眼望着王哥,品尝着嘴里的肉棍。

  王哥突然回手“啪”的一下打在了妻子分开两腿的阴部,妻子含糊不清的“啊”了一声,王哥说:你老公不插你就不好好吃我了?好好舔,舌头要动的快点。我才明白,王哥是成心这样,刺激我和我妻子。这样,王哥就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妻子的生殖器,不停的叫妻子注意舌头,或者嘴型,或者让她用力吸嘴里的肉棒,由于那里都是淫水,拍打出来的声音很淫荡,王哥还在拍上去之后大把的揉妻子的阴部,或者是把一两个手指抠进阴道里搅弄几下。妻子“嘤嘤”的发着呻吟,看得出来她也很享受这个玩法,不仅努力吃着王哥的肉棍,而且双腿仍然在王哥没有强迫分开的情况下很自觉的分到最大,任王哥拍打玩弄自己的私处。甚至在王哥手指插入自己阴道的时候还挺动屁股去配合,事后我和王哥聊天谈到这点的时候,王哥多次说到我妻子是个难得的骚货,还让我开发的这么好就更难得,我有这么个主动发骚的妻子是我八辈子的福气了。我也这么认为。

  没多久,王哥换了姿势,改成劈叉站在床上,找好高度,让妻子侧坐在自己胯间,一手抱着大腿,一手撸着肉棍,手口并用的给王哥服务。妻子给王哥口舌的时候,身体还不停的扭动,风骚无比,嘴里还糊不清的哼哼着,我来到妻子身边坐下,伸手抓住了一只乳房揉捏,这对丰满的奶子本来应该是我一个人的宝贝,现在却是众多男人的玩物,这个想法让我非常刺激,由于妻子是坐在王哥胯间,另一只乳房在王哥大腿后侧,我不是很方便摸到,也就放弃了,把玩着手里的一只,另一手扶着妻子纤细的腰部。

  王哥不断夸妻子添的好,吸的好,嘴唇含的紧之类的,还说以后就叫妻子“王氏母种马”,专门给他交配用,他想什么时候配我妻子都要让他配,问妻子好不好,妻子含糊的答应着,其实不知道是呻吟还是答应,王哥笑,对我说你这个骚老婆可答应我了,你以后要经常给我们提供便利啊,我点点头,说行啊,然后问妻子以后王哥叫要随叫随到,行不行,妻子才吐出嘴里的肉棍,哼唧着说我们俩欺负她,说我们变态。王哥马上扶着妻子的脸颊又把自己肉棒放了进去,叫妻子别停,说快射了,想不想吃他的精液?妻子明显的恩了一声,然后被王哥扶着头快速的运动,没几秒钟,王哥就拔出了自己的肉棒,让妻子张嘴,然后自己快速的撸着,还对我说老弟让你老婆张开嘴伸出舌头啊,这样才看着刺激。我立刻让妻子按王哥说的去做,妻子扭扭捏捏的刚要张嘴,王哥的精液就喷了出来,全部射到了妻子的下巴上,很浓很多,顺着下巴滴到了乳沟里,妻子仍然还抬着头,张着嘴“恩,恩”的等待王哥的精液,王哥却也在射不出什么了,把肉棒放在妻子嘴边,妻子拍打了一下,说去,脏不脏啊,洗洗去~

  王哥笑着去洗,妻子也清理着身上的精液,等王哥出来, 坐在沙发上吸烟,聊了会天。王哥说刚才用的姿势,都是毛片里看来的,因为他也喜欢淫 妻,所以知道老公看那个场景会觉得刺激,用在实际做爱中很管用,我说是,很刺激,视觉的刺激非常强,王哥恩了一声,说就是摆姿势的男人费劲,做爱的不一定舒服,就是看的人刺激,这个对喜欢淫 妻的老公非常合适。我也练练点头,觉得确实如此。王哥还提到了最后让我妻子张嘴伸着舌头等他射精,说这样其实没有被你老婆直接吸出来舒服,但是也是为了给你看,让你觉得刺激才这样的,是从日本毛片里学的。这次之后,和王哥聊天的时候,王哥还多次提到我妻子还开发的不够,玩的时候还有点放不开,就是指最后没有很痛快的张嘴接精液,说我妻子是难得的好坯子,让我配合他把我妻子调教成最最听话淫荡的肉体。我满口答应,妻子也确实在几次之后可以张嘴等待男人射精在自己嘴里,还有一点,就是王哥教会了我妻子手淫,王哥一直说会手淫的女人才叫真正的骚。

  妻子不一会也从厕所出来,被王哥一把抱在怀里,捏着奶子打闹,妻子一点没有介意我在一旁,和王哥发骚,我知道妻子没有满足,刚才那些虽然刺激的我不行,但是妻子还没有真正的过瘾。

  我上厕所出来的功夫,妻子就又已经趴在王哥胯间给王哥口 交了,王哥抚摸着妻子的长发,对我说刚才我妻子要和他交配,结果肉棒还不硬,就主动给他口 交了,妻子不承认,说是王哥强迫的,我也无意去证实,妻子趴的很标准,屁股高高的撅着,头部一抖一抖的动,屁眼和阴道都看的很清楚,尽管洗了,阴道口还是挂着刚刚溢出来的淫水。我一巴掌拍上去,假装惩罚似的打着妻子的屁股,说她就知道吃别人肉棒,还是我妻子呢。妻子恩恩的不得空回答我。

  王哥的肉棒一会就又硬挺挺的了,然后叫我在一边看着,他要开始配我妻子了。戴上了套,王哥和妻子用的是妻子最喜欢的姿势,女上男下,不过王哥没有躺下,而是靠在了床头上,和妻子面对面,妻子迫不及待的开始前后挺动屁股,弄得王哥也一起呻吟着。

  王哥扶着妻子的小腰,和我说你老婆动的真好,一看就是经常被这么玩,很熟练。我说那是,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每个单男都用过。王哥笑,说一定都是飘飘主动要求这么玩的,和人家说“你这么操我吧,我喜欢”。说完我和王哥都笑了几声。飘飘也半笑不笑的看着王哥,双手扶着王哥的肩头,咬着嘴唇“嗯嗯”的发着声音。

  妻子双胸随着自己的动作飞舞,王哥终于不在扶着腰而是一手一个抓住了妻子的乳房,可以看出王哥抓的很使劲,妻子丰满的奶子被捏成很乱的形状,我也实在忍不住不动手,摸着妻子的屁股,顺着屁股沟把食指按在了妻子屁眼上,不停的挤压。

  妻子越来越动情,没多久就发出悠长的呻吟声,高潮了,王哥不断的说妻子真不错,真骚。看来之前的铺垫很完美,妻子身体早就被挑逗到爆发的边缘,竟然这么快就高潮。我也很佩服王哥的忍耐力,因为这个姿势我很难坚持特别长的时间不射,都要动一会停一会的,而王哥让妻子在他身上连续不断的套弄肉棒直到妻子高潮。

  妻子高潮,停止了前后摆臀的动作,王哥一把搂过妻子,强行和妻子接吻,妻子也乐于如此,和王哥舌头交织在一起,王哥坐着,屁股还一挺一挺的插入妻子。妻子最喜欢高潮时候还能不断的被插入,大概是王哥让她很爽,接吻一会还抱住了王哥的头。

  王哥换了姿势,平躺在了床上,妻子趴在他身上喘气,王哥问妻子和自己交配满意吗?妻子点着头,王哥非让妻子说出来,妻子笑着说他讨厌,然后说“你弄的我很舒服”。王哥大笑,然后又开始抽插,还双手扒在妻子屁股上,使劲分开两半屁股,然后对我说,老弟,你也来啊,你配你老婆后面,她不是两个洞都能配吗?来吧。

  我看着飘飘被王哥玩的很嗨,正暗爽,王哥说完我楞了一下,王哥接着说,来啊老弟,别客气,咱俩一起配你老婆。不得不说王哥玩起来真的很懂得老公的心态,他这句反客为主的话让我兴奋又加了几分,王哥说的对,其实最好的单男,一定也是要结了婚,有淫 妻欲望的男人,因为这样最能了解对方老公需要什么。

  我爬上床,带上套,看了一会王哥的大家伙进出我妻子的阴道,一下一下的,还经常带出一些白色的分泌物,妻子鼓胀的阴唇和阴道口紧密的包裹着那个硬挺的肉棒,妻子的肉体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似乎现在谁来,任何东西都可以插入她身体里一样。

  我肉棒顶住了妻子的肛门,成心问了问妻子准备好了没有,妻子恩了一声,王哥说妻子这样的女人什么时候都是准备好被干的,妻子还没有来得及说王哥讨厌,就被我的插入弄的大声呻吟了。

  有刚才高潮做铺垫,再加上屁眼周边早就已经沾满两人的淫水,我很轻松的就插入了,趴在妻子的身上,尽量撑着点床,不让全部重量都压在王哥那里。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我可以感觉到王哥隔着一层薄膜的肉棍在缓慢的进出妻子的阴道,妻子也不自觉的夹紧被异物侵入的两个肉洞。

  其实这个姿势运动起来很不容易,但是王哥很耐心的和我说着怎么找到节奏,问我想不想看看飘飘被操的欲生欲死的样子,我说很想,王哥说那一定要一个进一个出,说我们俩不能同时进或者同事出,要错开来。几下之后,终于找到了那种节奏,我缓慢的插入的同时,王哥缓慢的拔出,我都能感觉到我们俩龟头边缘的楞隔着妻子的肉膜在摩擦,虽然我手脚都要费力撑着身体,不是很舒服,但是最敏感的器官传来的那种刺激完全盖过了这一点瑕疵。

  王哥也不断告诉我要控制速度,慢点插我妻子的屁眼,别着急呢,尤其是我,不然该射精了,让我好好体会和别人的肉棒一起共享妻子的刺激,说现在这样才是真正的和别人分享自己老婆。

  我俩没有猛列的插入,妻子就也没有疯狂的呻吟,缓慢悠长的发出一声声淫叫,但整个身体紧绷绷的。王哥问妻子屁眼里是不是很舒服,还问阴道里涨不涨,妻子都毫不犹豫的给出肯定的回答,可见妻子也相当享受,不一会就开始自己动,似乎想让我们俩的动作快起来。王哥大笑,问我妻子是不是要猛烈的被交配?妻子不答,王哥就让我也停下动作,看着妻子扭着身体想要的样子,然后再缓慢抽插,再问,几次之后,妻子大声的说“对,要你们俩插我,使劲……”,我听了很刺激,开始加力,王哥还挑逗妻子必须说出“求你交配我”的话,妻子也如他所愿的说了出来,于是我感觉一膜之隔的那根大肉棍也开始越动越快,妻子高高仰着头大声的呻吟,我们俩猛烈的进出着飘飘身体的两个肉洞,三个链接在一起的人都兴奋的浑身是汗。不一会,我就射精了,动作也缓慢了,王哥也随着我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妻子大口喘气的趴在王哥身上。我拔出肉棒,做到一边休息,还真累。

  王哥和妻子抱着亲了一会,王哥这次还没有射精,所以又将妻子翻了过来,让她跪趴在床上,从后面插了进去,然后扶着妻子的屁股,一下一下的插入。

  妻子对于这个姿势也是非常的熟悉,趴得非常诱人,手肘和膝盖支撑着整个身体,屁股撅的高高的,正好合适跪在床上的王哥的鸡巴的高度。配合着王哥,一下一下的进出。

  王哥拍打着妻子的屁股,不停的叫她骚货,贱货,还对我说“你妻子真贱,你看这大屁股撅的,恨不得把逼和屁眼让所有人都看到”。妻子大概也是被王哥语言刺激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王哥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妻子两个屁股蛋已经被打的微微泛红,两只乳房随之晃动。王哥又将妻子上半身拉了起来,形成跪在床上的动作,然后抓住妻子两个胳膊,死命的狂操。妻子淫声大作,我看见妻子的屁股被王哥小腹撞的白肉乱颤,乳房更是上下翻飞,马上过去抓住一只揉捏起来,还和妻子接吻。王哥动作太猛,我和妻子的牙不时的碰在一起,接吻并不是很爽,但是手里的乳房经过刚才的玩弄,更加鼓胀富有弹性,乳头也硬硬的,抓起来很是舒服。

  王哥将妻子改了姿势,让妻子躺在床上,我只好再次靠边站,看着王哥玩弄我妻子。王哥和妻子开始用最正常普通的方式性交,抱着妻子一下一下猛力的操着,妻子啊,啊的呻吟,王哥好像一只棕熊一样,黝黑的皮肤衬托着妻子的白嫩,大个的肉棒一下一下直捣黄龙,妻子修长的双腿自觉的缠在王哥的腰上,这样操了好一会,真佩服王哥的体力,差不多1秒一下的频率,足操了两三分钟吧,王哥射精了,高高的抬起自己的屁股,还用手托起我妻子的屁股,肉棒深深的插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只有蛋蛋留在外面,事后王哥告诉我,要是没带套的话,这样的姿势能让他的精液一点不浪费的流进我妻子的体内,流进子宫里,这样配上种的机会就会很大,即使没配上他的种,精液也被我妻子身体吸收,这样这辈子我妻子的身体里,就有他的元素存在,听的我非常的刺激。

  王哥摘了套套,坐在床头休息,手还不停的摸着我妻子的身体,对我说我妻子真是个尤物,我很有福气,操起来非常非常的爽,说我妻子带给男人的感受很完美。然后死磨硬泡的叫我妻子给他在口一次,让我比较意外的是飘飘真的给王哥又口了一会,虽然没有最后再次射精,但是妻子的表现也让我觉得她仍然有可以挖掘的潜力,没准真的能成为一个性奴,因为之前妻子从来不吃带过了套套的肉棒,因为她不喜欢塑料味道,但是这次虽然一开始推脱了一下,但是王哥一坚持,她竟然也同意了,无非是王哥的这次表现,让她非常的爽而已,王哥说的一些话还是很有道理里,比如说飘飘这样天生的骚货型女人,操爽了什么要求她都会同意的。

  之后我们又聊了好一会,直到吃晚饭的时间,王哥非要请客,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起吃了一顿老北京炸酱面,席间王哥还叫飘飘坐在他的腿上,在那种大庭广众的条件下,还摸了我妻子半天。

  这次之后,大概王哥又来过那么三四次,每次玩的都很尽兴,王哥给我们带来的不同之处就是:我们开始使用工具来增加性爱的刺激。假阳具,还是什么欧美哪个明星的真人倒模的,是王哥带来送给我们的。还有一副绳索,麻绳的,但是应该不是普通的麻绳,因为摸上去没有那么糙,很光滑,也软的多。和王哥的经历就不再写使用工具玩的内容了,因为之后会写到和另一对单男使用工具玩弄飘飘,那才是我们使用工具的高潮。但工具确实是王哥引入我们的性爱生活的。

  要说的是,第一次捆绑我妻子,刚刚把双手在背后捆上,我那骚的不行的飘飘两腿之间的湿润了,因为是脱光了捆的,我们都能看到飘飘那里渗出的晶莹的淫水。那次飘飘也是被我们俩个干的昏天黑地的爽,主要是她高潮来了很多,就应该是手被捆上带来的刺激吧,其实后来绳子都松了,飘飘也没有挣脱,而是很配合的还将双手背在后面。王哥和我说这就是奴性,很重的奴性。

  之后和王哥聊天,内容更多的涉及到调教,SM之类的话题上,王哥对这个很感兴趣,并说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S。还说了之前他调教过的几个女人,都到了很深的程度,但是没有我妻子强,他觉得我妻子照实是个M的好料子,而且,调教和单纯的交配又不一样,是精神层面的凌辱,说我会更喜欢。袖手旁观,或者把我绑上之后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他下种,才是最刺激的,看着飘飘主动的下贱的求着他下种。

  最后说想叫我提供妻子给他调教,我说行啊,现在咱们不就一起玩着她吗?王哥吱吱呜呜半天,我才明白他想单独玩一次飘飘,保证了半天会仔细的和我说他们游戏的内容,而且,还保证我的妻子被他单独调教一次,就会有一次的变化,变的更让男人销魂。

  我有点不明白的是,很多单男玩过我妻子几次之后,都会想单独玩飘飘,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当着我的面玩弄我妻子和一对一的单独玩弄我妻子感觉肯定不一样,但是后者真的能和前者的刺激相提并论吗?还是后者更刺激?因为我不是单男所以体会不到,要是有单男也有这个喜好,可以和我说说。

  王哥这个要求我没有拒绝,一来是飘飘有过和单男单独出去的经历,我同意的我不同意的都有过,不在乎多这一次。二来王哥之前的表现很是不错,性能力毋庸置疑,对待飘飘上面我也很放心,他一直说不戴套直接做爱好,但是和我们玩了这么几次,他还都是主动戴上套操的飘飘,说我们既然不适应这个,就先按照我们的习惯来,他喜欢的以后再说。这点也很让我受用。而且接连送了飘飘一个假阳具,一个电动棒,还有那条绳索,我想也要几百块人民币呢吧。

  我和飘飘说这个事情,飘飘只是说只要我同意就可以,还问我是不是又要自己在家里幻想着然后自己解决啊?我笑着承认。看来飘飘也同样想着和她这位王哥来次闷头大战呢。我说她怎么老有这种好事,我什么时候也来一次。飘飘立刻就问我是不是想小雅了,要是想的话,就和她说,她叫小雅来陪我。呵呵,我当然笑而不语。

  这期间飘飘还有一句比较经典的话就是:我的精神是你的,我的身体是大家的。呵呵,这个是我俩性爱过后聊天的时候,我问她会不会离开我,她说不会,然后说的。

  王哥和飘飘的这次单P,是在08年的7月初,之前因为各自的原因,约了几次都没有成行。

  飘飘同样打扮的花枝招展,低胸的连衣裙,没有穿内衣,只是穿了一个肉色的胸垫,就是直接粘在乳房上的,能把两个乳房收紧凑的东西,不知道应该叫什么,只好这么形容一下,连衣裙的两个肩带也分得很开,一个大V字把飘飘白白的脖子,锁骨,乳沟和半个乳房都若有若无的展现出来,而且胸部以下就很紧身了,腰和屁股还有大腿都紧紧的裹着,那线条看着就叫男人发呆,当时30岁的飘飘,真的是个熟透了的少妇了。而且她的这些经历,更让她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都说女人带相,做妓女的一眼就能开出来,做小姐的什么的,感觉上就和普通女人不一样,真的是这样,我接触过几个做全陪的小姐,真的是看着就和良家不同,眼神都不同。我妻子虽然不是妓女,不是混迹娱乐场所的女人,但是那得那些经历和那些经历过的男人,也应该让她气质上不同于老老实实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至少我觉得是这样。

  那天我记得我还真没什么事情,特别想一起去,但是既然事先答应了别人,也就忍着了,从妻子起床打扮,我就一直不停地骚扰她,摸奶子,摸屁股,飘飘驱赶了好几次,呵呵。最后,不得已在出门前给我口舌服务了一次,然后又去补了点唇彩,出了门。

帖子永久地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UID
116951
积分
1754
帖子
15
主题
1
威望
1012
金币
2198
贡献
1009
推广
0
警告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11-6-15 10:27:20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假的?我也想想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广告联系|百性阁 |

GMT+8, 2014-10-23 17:30 , Processed in 0.015114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